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鹰鸣博客

热爱生活 品味真情 笑对今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山东农民,南方退休。学历不高,经历不少。喜文交友,乐观好动。坦诚热情,幽默风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伤(小小说)  

2016-11-28 10:31:49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伤(小小说)

 

夜幕降临,音乐声声,灯火通明。到处是散步和锻炼的人群。

春兰牵着狗在街上遛达。

“嗨!”卫国在马路对面朝她挤眉弄眼,吆喝着暗号。

“哇噻!”春兰笑着回应,举手摇摆,频送秋波。

一对恋人不期而遇,享受初恋的快乐。

小狗见到卫国,疯一般地欢跳。缰绳一挣脱,撒欢扑向他。

三轮车匆匆踏来,刹车不及,将狗撞瘫在地。

卫国一把将三轮车推翻,骑车人也跟着摔个仰八杈。

被摔的是位七十多岁一眼失明的老人,匍匐地上大口喘气。

春兰急忙去拉。

卫国拉住春兰,两手叉腰对老人么喝:“眼瞎呀?宠物被撞伤了,装死有啥用?给个痛快话,赔多少钱吧?”

骑车人哼哼唧唧,有点口吃:“我眼色不好,灯耀眼,为躲闪过路的,没想……”

“别扯没用的!你把狗撞死,你不赔谁赔?”

老人战战兢兢想爬起来,腿无力,又歪到一边。

“老爷爷,你不要紧吧?”春兰又去扶。

卫国再次拉开,捏胳膊暗示她别管。变本加厉对老人吼叫:“不怕你装死!告诉你,这是纯种的进口犬,值四五万钱。看你年纪大,我们吃点亏,赔两万吧!不信若叫派出所来解决,怕掉不下三万。”

“两万?”老人张大口,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春兰说:“爷爷别怕,狗是我的,不会讹你。你摔痛了吧?我送你去医院……”

卫国朝春兰施眼色,连连撇嘴。悄悄嘟嚷:“你傻呀,好好配合,不能让狗白死!”

春兰执意说:“难道人没狗重要?你抱狗去宠物医院看看,我陪爷爷到医院检查。”

卫国仍想纠缠,见春兰执意坚持,只好抱狗离开。临走又不放心地拉春兰衣角叮咛:“破车不要。跟他回家拿钱!”

春兰不耐烦地说:“这事我处理,你甭管了。”

春兰搀起老人,扶着踉跄走了几步,关心地说:“看那里疼,好对医生说说,拍个片子看看。”

老人说:“感觉还不要紧。我有劳保,明儿自己去医院。老了反应慢,眼色又不好。对不起了,该赔多少,我砸锅卖铁也赔!”

春兰扶好车子,拍拍车座灰尘,说:“爷爷别放心上,保重身体要紧。你上车,我送你回家!”

老人把住车把,说:“缓过来就没事了。自己能走,用不着送。放心,我不会跑,就住二十号二零一,我回去给你准备钱。”

担心老人误会跟着要钱,春兰只好让老人走。目睹老人推了一段,跳上车子,才放心回家。

刚到家,卫国回来了。见到便迫不及待地问:“老头赔了多少钱?钱到手了吗?”

“太看重钱了吧?难道人还不如狗?你是不是颠倒了?”

“还不是为你?有了钱,咱结婚又能添几件物件。”

“为这?”春兰瞪大眼睛。

“是啊。告诉你个喜讯,狗狗没事。一时撞昏,只一点伤。”

“狗狗呢?”

卫国拉开门,狗狗欢跳着扑春兰怀里。发着“儿儿”地嗲叫。

春兰抱着它,用手抚着,高兴地说:“啊,狗狗无事,太好了,太好了!我马上去告诉爷爷,好让老人放心!”

“你傻呀?脑子进水了吧?”卫国瞪大眼睛,觉得不可思议。

“我的事,我自己处理!”春兰坚决地说。

将狗狗留在家,挎上背包,没与卫国牵手,竟自去了。

卫国感到无趣,只得无精打采地尾追着。

春兰找到大爷家,日光灯亮着,大爷正坐凳上,蘸着唾沫,一张张地专心点钱。

春兰惊奇地问:“这多皱巴巴的零钱?”

爷爷不好意思地解释:“我挨家挨户借的,你别嫌弃。”

“实在拿不出多,先付一部份吧!”是奶奶的声音。

春兰才看到床上的奶奶,好像身体欠佳,瘦得皮包骨。

春兰用眼扫了扫,墙边堆集拣回的废品。中间旧书桌上放着吃剩的饭菜,青菜已蒸得腊黄……断定老人生活拮据,不禁燃起怜悯之心。忙阻止说:“爷爷不要数了,把钱还人家吧!”

爷爷说:“那怎么行?钱还差不少呢!我撞了狗,应该承担责任。不能说话不算数。”

春兰说:“放心吧,爷爷。狗没事,只是当时撞昏,已苏醒过来,受点小伤。”

“真的?”爷爷奶奶都震惊,异口同声问。

“我不骗你。已好好的了!”

“那太好了,我们也放心了!”

卫国在屋外听到笑声,不知何事。不敢贸然进去,在门口徘徊。

爷爷说:“既然狗没事,我就不愁钱了。”拣一叠整齐的钱递给春兰,“这是一千元,给狗治伤吧!”

“爷爷,我不要。歇几天狗会好的。”

“是被我撞伤的呀!”

“没牵好狗,我也有责任。爷爷奶奶生活虽清苦,却是讲信誉的好人,真叫我敬慕。我本来就没想让爷爷赔偿。”说着,从挎包中取出一叠钱,同爷爷的钱放在一处,说:“爷爷车被我们掀翻,摔着了,这点钱,留做医院检查用。如不够,我下次还来。”

说完,将钱递爷爷手中,怕爷爷不收,返身便走。

爷爷感动得热泪盈眶,说:“这怎么可以……”

奶奶坐轮椅上嚷:“可别,别呀!”

春兰头没回,小跑般溜出门。

卫国迎上来,讨好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春兰没好气地埋怨:“都是你干的好事!以后离远点,少丢人显眼!”

卫国委屈地嘟嚷:“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!”

春兰截然地答:“这种好心我不稀罕!去找喜欢你的人去吧!”

一甩头,不再搭理卫国,愤愤而去。

深秋的风有些硬,街上人已不多。卫国觉得身上没热气,又凉到心。望着春兰的背影,不知该不该追。

爷爷追到门口,看得一清二楚。望着蔫了的卫国,语重心长地说:“皮外伤好医治。歇几天,涂点药,很快会全愈。心伤是内伤,要下猛药,不下一番功夫是治不好的!更怕自己不知有病,坏了心,神医也甭想治好!”

20161128 蠡湖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