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鹰鸣博客

热爱生活 品味真情 笑对今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山东农民,南方退休。学历不高,经历不少。喜文交友,乐观好动。坦诚热情,幽默风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七号病房(小小说)  

2016-04-25 06:18:3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七号病房(小小说)

 

走进心血管(CCU)病房,华卫便注意旁边那七十多岁病友,瘦长,浓眉,细眼,厚嘴唇,有点面熟,但想不起在那见过,更忘记姓什么了。只好笑着打招呼:“哦,你来了?”

那人笑着,望着他点头:“您好,您好!”

华卫在自己床头边放东西,边在脑子里搜索。当局长几十年,认识人太多,他不是亲戚,好像也没办过什么……

那人仍瞅着他不说话。

华卫觉得他认出自己。能住一病房,肯定觉得惊喜和荣幸。

华卫坐到病床,见病友床头放老牌手机,搪瓷茶缸,穿普通工作服,用具简单,没有名牌和高档货。料定与自己不是一个档次,有点优越和自豪感。

“住院几天了?”华卫口气像干部慰问伤员。

“十多天了,准备办出院了!”

“哦,什么病?”

“脑梗,老毛病了,自己性子急,办事喜欢冲冲冲,总控制不住节奏,落下的毛病……”

几句话,勾起华卫的记忆,不由得脱口而出:“急急风?”

“嗯,你是吭七歹七,吭七歹七?”

“呛呛呛呛,呛呛呛,潘国强!”

“吭七歹七,吭七歹七,华卫!”

俩人都跳下床,四只手紧紧握着,几乎一起感叹:“难得,太难得了,想不到分别几十年,住到一个病房了!”

俩人是中学同学,潘国强成绩好,是学校的尖子,大家说他处处像武将登场,走路都像踩着锣鼓点,呛呛呛呛。华卫吊儿郎当,成绩最差,总拖班级后腿,他自嘲说:“只有大官才走在最后。迈着八字步,吭七歹七,吭七歹七……”

华卫问他:“你考上北大,还是清华?怎么再没消息?”

“清华毕业后,正赶上改革大潮,我到深圳去了!你怎么样?”

华卫不好说他舅舅是组织部长,为他安排了工作。只是说:“我是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,干点为人民服务小差事吧!”

“老了,都老了,心再年青,也力不从心了!”

“可脾气习性像一点都没变!”

老同学相认,免不了谈起往事,谈起班级的同学,聊别后打拼。话越来越多,一起流泪,一起感叹,有说不完的话题,不再寂寞。

华卫觉得自己有靠山,找了好工作,混得比同学好。没门路成绩再好,没人帮衬,也是徒劳。他有意问:“退休了吧?生活不错吧?”

“打拼真不容易,总算闯过来了。有企业,退休生活满好。”

“有没有出去旅游呀?到世界各地去转了吗?”

“没有。还没往这里想。”

“那太可惜了。我在位时,经常公家出钱,到美洲,欧洲,澳洲去观光。退休后,自己掏钱也去了好多国家:非洲,南美洲,亚洲,好多国家全玩过来了。人生一世不容易,死了也不冤枉了!”

华卫滔滔不绝地谈起他到各地的见闻。尤其说到外国的奇异风俗人情,说得吐沫乱飞,眉飞色舞。

潘国强睁大眼睛听,有点心不在焉。

三天后,潘国强出院了。少了个唠嗑的伴,华为恋恋不舍。

中午时光,护工推着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进来,老人吊着水,鼻上插着管子,面色煞白,被安置在邻近床上。旁边还跟了个五十多岁的男人,声嘶力竭地唠叨:“爹,机不可失呀,爹,我求你了!”

“滚!快滚!”老人气冲冲地喊,将脸扭到一边,不愿看他。

“爹,爹,我是你儿子,你不该对我这样!”

“滚一边去,我不想看到你!”老人气得嘴发颤。

护工说:“老人不想见,你先走吧,有话待老人消了气再说。”

华卫也说:“是啊,你爹病着,有话以后说吧!”

老汉儿子只好悻悻离开。

病房无人说话,一下安静下来。

华卫不时地关心老人的吊水情况。房间沉闷,显得静谧。

熄灯后,房间暗下来,老人不时地长吁短叹,嘤嘤哭泣,整夜嘁里嗦罗,闹得华卫无法入睡。他怀念潘国强,睡不着,可唠一会。这老汉的家务事,别人没法插嘴。

辗转反侧折腾到半夜,华卫只好坐起来。

老汉说:“天早呢!”

“睡不着了!”

华卫说:“你儿子又来过,见你睡着,站了一会走了。”

老汉说:“我是装睡,不想见他,天天生气,不如没儿子!”

华卫安慰说:“父子间,有话好商量,别动气。”

“我能不气吗?”老汉气愤地说,“我儿子生在困难时期。我夫妻俩自己不吃,也让给他吃。拿他当宝贝,处处依着他,惯着他。好容易将他们拉扯大,上学时,有个叫‘龙的传人’曾出钱资助他。那好心人资助一大群苦孩子,人家都有出息。就他不争气。成了家,有了工作,仍整天打我的主意,要我贴钱给他,问我要工资卡,我没放手。说房子早晚是他的,让我预先写遗嘱,将房子过户给他。写好怕我反悔,又到公证处盖章。好,都依你。那知他叫我搬家,说他将房子卖了,准备买新房,要我租房子住。我说我年纪大了,在外住不惯,不想搬。他说房子已过户给他,他说了算,天天与我争吵不休……我吵不过他,后悔上了公证,气得血压升高,住进医院,不知乍办才好。”

华卫说:“老哥你傻呀,工资,房子,是保命的。不能随便松手!”

“我欠考虑,耳根软,后悔死了!”

华卫联想到自己孩子从没这毛病,很感欣慰。便劝老汉:“你现在清醒,可到公证处去撤消它!”

“这行吗?”老人看成到希望,望着他说。

“行,准行。”

“可我这身体……”

“打电话叫他们来。”

老人仍是不放心。

华卫说:“公证是为你服务的。你意愿变更,同样会尊重和维护。”

老汉悬着的心这才落地,千谢万谢,连声感激。

夜,渐渐安静……

早饭后,华卫在走廊散步,两个护士的谈话,引起他的注意。

“看看很普通,原来他就是‘龙的传人’。”

“你说潘国强?”

“不是他是谁?穿的那么朴素,真看不出能帮了那么多孩子!”

‘龙的传人’报纸电台都报导过,华卫单位也组织学习过,这个捐了一仟多万,还无偿资助二百六十九名困难孩子求学的好人,一直隐姓埋名。但他的事迹家喻户晓。

“前天在汇款时,潘国强在邮局门口突然晕倒,许多人将他送来的,才发现衣袋中汇款单有‘龙的传人’落款,揭开几十年的秘密。”

……

“潘国强就是‘龙的传人’!?”做好事不留名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同学!使华卫从心底感到震撼。穿着那么朴素随意,宁愿自己俭省,那里不去,将钱资助许多不认识的人,太不可思议了!自己的优越感和傲气顿时跑了个净光,突感羞愧和渺小……

2016424 蠡湖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