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鹰鸣博客

热爱生活 品味真情 笑对今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山东农民,南方退休。学历不高,经历不少。喜文交友,乐观好动。坦诚热情,幽默风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赌 气(小小说)  

2016-05-26 04:59:53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小小说)

 

婚庆结束,客人散了,夜已深。新郎志国和新娘江姗进入洞房,便瘫到床上。

“可结束了!”江姗松了口气。往日没这辛苦,妈妈总搂着她安慰:“好孩子,你表现最棒!”现在成家了,不管认识不认识,来的全要笑脸相迎,敬酒,说话,送走,弄得筋疲力尽。

“娘哎,想不到结婚这么累!”志国也叹息。他是家里的小皇帝,什么事都由父母顶着,自己从没经历过这么热烈的场面。

俩人谁也不想动。

其实最操心的是两边家长,为办婚事,装修婚房,订酒席,置办结婚用品,通知亲朋好友忙得晕头转向。江姗一开始就主张旅行结婚,外出归来,给大家发点喜糖,宣布一下:“我们结婚了!”多简单!可志国说,他家历代单传,他妈妈拉扯他不容易,他要办得轰轰烈烈,让妈妈风光风光。

安静了一会,志国忍不住伸手去扯江姗衣衫。

江姗推脱说:“干么呀?”

志国说:“我等不及,现在就要!”说着便亲吻,手在她身上滑动……

江姗脱光衣服,默默配合……

亲热过后,江姗说:“爸妈将我养这么大,现在成了你老婆,要陪你到老!我在家是父母的掌上明珠,你可要对我好点。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回答得不热情。我在学校可是优等生,校花。追我的人一大群。现在跟了你,你可不能花心!”

志国岂肯示弱:“单位里,我年年优秀,追我的人也多着呢!”

“你后悔了?是不是看中别的女人了?”

志国没反映。

“问你话呢,怎不开口?”

连问几句,没有声音。

志国睡着了。

江姗偎到志国火热的身旁,头枕志国粗壮臂膀,觉得幸福,踏实。不一会进入梦乡。

初夏的风,温暖,和谐,恬静,传颂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醒来,江姗埋怨志国:“我刚打起精神,你却睡了,真没劲!”

志国说:“离开我不行,足见我的重要。”

江姗不屑地说:“美的你,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吧?这世道谁离了谁都能过。没什么了不起!”

“真的?”

“这还能假?”

“这可是你说的?不许赖。”

“我坚决不赖。你要怎么样?”

“分手。”

“分手?”志国一惊。

“对,看离开能过不能过。”

“真要离开?”

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!”

志国男子汉更逞强,不让女人小看。便不在乎地说:“那么咱拉勾,反悔是小狗。”

戏耍一般拉起勾来,空气忽然变得沉闷。

“行,那我回娘家了!”江姗说着便去收拾东西。

赌气归赌气,江姗一离开,志国便觉得空虚,干什么也提不起精神。脑子里一直想着江姗的好,想服软,又放不下架子。茶饭无味,上网也不定心。想打电话,觉得没面子。江姗的影子时时浮现在脑海,一时也放不下。便试着发短信:“你好吗?我现在过得很开心,祝你也开心!”

江姗很快回复:“我很好,祝你也好!”

短信反复一天,见无理想效果。

第二天,便试着发:“昨晚找个情人,比你小,很体贴人,你不在家,有了精神弥补。”

江姗一点不惊慌,回复说:“我也遇到这种情况,各取所需吧!”

志国知道她在气他,也不在意。

但总不能这样老僵着,便买了新鲜的提子,菠萝,提着找江姗。见面便问:“我来看看你情人!”

江姗说:“来得不巧,他亲热一阵走了,下次给你看。”

志国见他没回心转意的样子,又不好说什么,悻悻离开。

天黑江姗仍没回来。志国坐卧不安。望着死气沉沉的空屋,心里很不是味。睡到大床上,心里牵挂江姗,想男女间的事,翻来翻去睡不着。

“咚咚咚,咚咚咚!”急促地敲门声。

他一阵惊喜:终于回来了!

跳下床,本想开门时躲一边吓她一下,怕矛盾升级,便没有做。

拉开门,愣了:黑影中,站着邻居郑妮!“什么事?”

“打扰了,孩子病了,他爸出差了,外面下雨了,我一人不行,麻烦帮我送医院。”

他二话不说,跟着抱了孩子便往医院跑。

外面雨好大。郑妮撑着伞,为他遮着雨,紧紧跟在后边。

江姗也睡不着,但又不肯说软话。站在对面屋檐下观察志国动静,很长时间了。她想知道志国生活怎么样,有没有骗她。见雨越下越大,正要离开。忽然志国同一女人抱着什么,匆匆从楼道出来。女人撑着伞,身材苗条,动作敏捷。心想,这下被我逮个正着。看你老实,原来也偷腥!有人作伴,难怪不急。便悄悄跟着上了医院。

到了医院,见女人掏出手帕,在擦拭志国身上雨水。

江姗不由得醋性大发。正要上去理论,见面前躺着孩子,意识到志国在作好事,觉得错怪他了,有点不好意思,没有动。

志国对女人讲:“你回去拿日用品吧,我先在这里照看孩子。”

女人说:“不好意思,难为你了,等你家媳妇怪罪,我来解释。”

志国说:“谁家没有难事,互相帮助是应该的。再说,她这几天在娘家没回来。你别多想了,快去吧!”

那女人走了。

江姗想趁机见面,想到赌气,便悄悄溜走。

第四天,早饭后,雨停了,天上映着彩虹。

志国想了个新花样,发短信给江姗:“我买两张今上午八点电影票,不料她没空,又不想浪费,你陪我去吧?”

江姗回复:“又不是专门为我买的,去也没意思。另请别人吧!”

志国很尴尬,不便解释。

江姗悄悄跑到电影院外面,看想看志国会约那个看电影。电影院人来人往,观众不少。志国擎着票站在路边在幺喝退票。

江姗暗暗得意。心想,除了我,没人陪你!

志国见江姗如此铁心,很是焦急。

傍晚,下决心抹掉面子,去求江姗回家。

岳母见到他,惊喜地问道:“姗姗天天盼你,你到底回来了!”

“她盼我回来?”他懵了。

“她说你出差了,想在家住几天。那里住得安稳,天天心神不定,饭少了,觉也少了,在家蹲不下,心被你勾去了!哈哈哈!”

说得志国面红耳赤,腼腆得耷拉起头。

江姗妈说:“谁也在年青时处过,没什么不好意思。”

“她人呢?”

“被一男的叫走了!说去火车站。”

“与男的去火车站?她要到外地?”志国顿感事态严重,不敢多想,忙叫了出租车,赶往火车站。

晚霞似火,火车已开动,江姗站月台挥手。

志国觉得妻子的身材在霞光中好美,悬在心上的石头落地,长长舒了口气。

车走后,他悄悄跟在妻子身后,跟着乘上公交车,猛地攥住江姗手。

江姗一惊,回头就是一巴掌,“啪”一声脆响,惊得全车人注视,志国脸上显出五道指印。

江姗这才看清是丈夫,疼爱地扑到志国怀里用拳敲着他说:“你为何不响?我认为遇到流氓了,不是故意的。打疼了吧?对不起!”

脸是疼,但志国心里高兴,搂着江姗说:“好了,怨我。亲爱的,别闹了,要你回家!”

“回家?你不跟我分手了?”江姗窃喜,俯他耳边私语。

“想死我了!再不开这样的玩笑,弄得大家不安心!爱要呵护,珍惜,爱好每一天!”

“今生今世永不分离!”

俩人不顾车上人多,忍不住紧紧拥抱。

霞光在车厢洒下金色,涂抹着爱的雕塑……

2016526  蠡湖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