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鹰鸣博客

热爱生活 品味真情 笑对今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山东农民,南方退休。学历不高,经历不少。喜文交友,乐观好动。坦诚热情,幽默风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二爷爷的婚外情(小小说)  

2016-07-19 16:33:4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二爷爷的婚外情(小小说)

 

一九八四年秋天的下午,太阳离落山还有一杆高,微风轻拂。八十多的二爷爷在河边拾草。斜阳照着他佝偻的身躯,一手舞镰,一手握草,骑马架式一划拉,便将伏地上的草弄到手中,霎时便积成堆。冲起的草屑黏到汗渍的秃顶,脸上挂满灰,他全然不顾,只管将一把把草放进筐内。

“今天田田结婚,你咋没去?”

他抬头一看,见一中年妇女,挎一篮子洗好的衣服在愣愣望着他。

二爷爷以为逗他,回应道:“开什么玩笑!田田结婚我能不知道?”

“知道个屁?赶快去看看,我能骗你?”

说得真的似的,二爷爷犯起疑惑,无心拾草,撅起筐便往家走。边走边自言自语:“这大事,展英还能不告诉我?”

爷爷说的这个展英,是他几十年老邻居。日本鬼子占领胶东时,展英丈夫是村长,在一次扫荡中,掩护群众撤退,遭遇了鬼子,被剌刀挑死。

二爷爷是八路军安排专门对付鬼子的伪村长。二爷爷身材高大,机灵帅气,应付鬼子有一套,救过不少抗日战士。也被敌人怀疑过,拷问过,老虎凳,辣椒水都尝过,胳膊粗的棍棒不知打断多少根,但二爷爷始终没有屈服,没给敌人提供一点有用的情报。

二爷爷见村长牺牲了,村长老婆小脚不能下地,还有两个孩子,很可怜。二爷爷正三四十岁种田好时候,春天便帮播上种,秋天收回家,还常帮挑水,堆草,筹划料理。使展英心怀感激,不知该如何报答。开始是烧点好饭好菜给干活的二爷爷下酒,二爷爷最喜欢抿几口。不吃饭,没有菜都不要紧,见酒便精神焕发,浑身来劲。

有次遭遇大雨,归来晚了,孩子睡了。展英见二爷爷浑身湿透,忙烧热水让二爷爷擦身子,并找一大碗,斟上酒,让他怯寒解乏。二爷爷见到酒,不顾擦身子,接过来就喝。展英便绞了热毛巾帮他擦背,见二爷爷肌肉结实,黝黑,光泽,腱子疙瘩肉一垄垄……忍不住用手抚摸。二爷爷酒落肚像打了鸡血,心血骤胀。俩人情不自禁地缠绵一起。

开始是偷偷的,日久天长,成了公开的秘密。虽说孤男寡女,可以理解。但农村封建落后,相当封闭,最看不惯这种伤风败俗,偷情卖俏的风流事。

二奶奶也是小脚,很支持二爷爷对孤儿寡母照顾。日子一长,二爷爷一直对展英牵肠挂肚,天天往那跑,久久不回家,便生醋意,暗暗抱怨。经常跟踪,听墙脚。有次爬墙头偷看,不慎摔下来,骨折了,疼得直嚎。二爷爷闻声将她背回家,找医生接好,给她煎药。待慢慢好转,二爷爷又不朝面。

二爷爷是当家人,二奶奶管不住他。

文革期间,对立派对二爷爷大作文章,说二爷爷早就看中展英,为霸占她,是他让鬼子将她丈夫杀害。还说二爷爷自幼懒惰,染上吃喝嫖恶习。不过,干屎难抹人身上,这些不实之词,随着时间推移,不辩自消。

二爷爷脸皮厚,从不计较背后人说什么,我行我素。展英儿子当兵,回来娶媳妇,女儿出嫁,都是他鼎力操办。一干就是四十多年,雷打不动,风雨无阻。

这田田是展英的孙子,孙子结婚,是大喜事,凭他与展英的关系,不会不告诉。二爷爷一边想着,一边撅着草跌跌撞撞往家走,草掉出来,也不拣。走着走着,不慎摔了个跟头,爬起来,顾不得拍打,又往家赶。到展英家便撞进去。

进门怔住了:爆竹纸铺了一地,门上贴着笸箩大的红喜字,院子里酒席刚散,满院子桌凳,酒瓶,碗盆……飘荡着酒味香气。客人已散,有人在收拾碗盆,清理残羹。二爷爷踏进门槛,正进退犹豫,后悔不该冒失撅筐进门。忙将筐放门外,进门找展英。

展英正在屋内归弄客人带来的礼品,见爷爷进来,先是一惊。

二爷爷一把拉住她,扳起脸,生气地问:“这大喜事,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“你别发火,听我说。”展英不好意思地望着二爷爷,喃喃地说:“咱好了几十年了,脊梁骨要是纸糊的,被戳碎数也数不清了。儿子女儿都睁一眼闭一眼看咱长大,该娶娶了,要嫁嫁了。现在轮到孙子辈上,媳妇是有头有脸的城里人,父母都是有文化有身份的知识人,头面人物。你若来,我怎么跟他们解释?我说你是我什么人,这样不明不白的,偷偷摸摸的,我不是自己给自己往脸上抹黑,叫人家怎么看我呀?”

“我老伴走了也十来年了,咱索性光明正大地搬到一起,让他们嚼去!”二爷爷说。

“我也想过,现在是背后瞎议论,要真在一起,岂不真被人抓了把柄!对不起烈士孩子的爹。这把年纪了,何必呢?多少年都熬过来了。下辈子一定嫁给你!”

一席话堵得二爷爷哑口无言,愣在那里,什么也说不出,扭头便走。

展英一把拉住他,到房内提出重重的篮子,柔情地说:“知道我伤了你的心,但说句心里话,一时一刻也没有忘记你,在我心里谁也没有你重要。我给你准备的酒,菜,都放在篮子里,趁现在没人看见,你拿回去,慢慢喝吧!”

二爷爷筐也不撅了,草也不要了,提着篮子,悻悻地返回自己的住处。点上油灯,脸手没洗,便坐到炕沿,从篮中寻出酒,咬开瓶盖,一口气嘟噜半瓶,再从篮中取出菜肴,见肉鱼鸡鸭全有,摆到炕上,一边叹着气,一边吃喝。

二爷爷好酒量,多少酒也难醉。但今天这闷酒,喝得窝囊,有点失控,他想用酒来麻醉自己的心绪,缓解惆怅……

第二天,二爷爷老半天没出门。邻居去叫门,喊叫半天,没有反映。只好喊几个人一起将门砸开,见二爷爷满脸乌黑,直挺挺地躺在坑上,尸体已冰冷僵硬,估计已死亡多时了,满屋子烟酒味,油灯亮着,炕上剩着佳肴,吐了一炕旮旯……

消息很快传到展英那里,展英号啕大哭,昏厥过去。当夜喝了农药……

20167,19 改写于蠡湖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