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鹰鸣博客

热爱生活 品味真情 笑对今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山东农民,南方退休。学历不高,经历不少。喜文交友,乐观好动。坦诚热情,幽默风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亲 家(小说 )  

2017-11-19 15:36:0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家(小说)

 

火车奔驰三十小时,到达终点站。

曹阿婆拎着大包小包一出站便看到亲家母陈妍向自己招手,不由得心头一热。快步走到一起,热情拥抱。

妹子,等不少时间了吧?”

不多,也就半拉小时。乘长时间车,一定很累吧?”

孩子买的卧铺,没觉累。”

陈妍帮拿着行李,说:这么多东西,不嫌重呀?”

孩子担心咱受委屈,给买的。”

孩子真孝顺。”

熬来的福份。你那外甥,我那孙子懂事。放学一到家便哄我高兴。孩子心里有我,能不开心吗?”

说不完的孩子趣事,让俩人忍俊不禁。

二人乘上大巴车,翻山越岭经过五个小时,在村庄停下。

陈妍说:“阿婆,我们到了!”

曹阿婆走下车,望着四面环山的村落,竟然像个小城市。说:“转来转去转进山中间,竟然有这么多的高楼大厦!”

陈妍说:“这里偏僻,以前交通闭塞。没人往这跑。自从电视台报导这里出了许多寿星后,小山村开始火了。四面八方人都慕名来投资,筑路,建公寓,办福利……几年功夫,高楼林立,商铺成群,沉静的山村成了闻名的养生宝地,都想来沾点寿气,长命百岁。”

曹阿婆得意地说:“连我这常年不出门的都来了。”说完哈哈大笑。

陈妍说:“街上,山上,河边,村落中,那些成群结队的,穿戴笔挺的,多彩鲜艳的,不合时宜的,背包拎兜的,拄拐坐轮椅的,手握相机手机的,拿水杯的,提着水果菜的,又唱又跳的,脸色白净的……都是来自各地的候鸟人。东北,西北,中原,北京,上海,那里人都有。有的长住,有的分阶段来,也有初来乍到。虽频频更换,却一见如故。成为好友和新主人。”

曹阿婆感到新奇。见旁边广场聚集不少人。跳舞的,练拳的,唱歌的……音乐阵阵,各显神通。不少人围着看,笑声不断。

一条大河穿村而过,河水湛蓝,翻着白浪,哗啦啦流。不少人坐河边垂钓。

步行到桥上,陈妍说:“这里气场硬,磁力足,碱性水,无污染,有利健康。许多开过刀扩散无指望的癌症患者,来生活几天便好转,慢慢康复。活生生的例子很多,开始我也认为是瞎吹。后来见到许多好起来的患者,不得不信。”

住进宾馆,曹阿婆大包小包地拿出来,摊到桌上。说:“担心买不到咸菜,我带来咸鸭蛋,萝卜干,还有大米,酱油,味精,醋……”

陈妍说:“哎呀,这里什么也不缺。你带的太重了,真够你拿的。”

“咱亲家难得在一起,这回好好享受一下!”

当夜,二人吃好晚饭,站阳台上观看夜景。山峰黝黑,山谷更显幽深。高楼错落有致,明亮的灯光像聚集的繁星,霓虹灯闪耀,映出建筑轮廓。山谷深处脚手架搭起,更多的公寓在拔地而起……河水将灯火映得五彩缤纷,车灯在蜿蜒的山路上时隐时现。微风扑面,传来河水的奔流和机器的轰鸣,伴着欢歌笑语,非常悦耳动听。

曹阿婆说:“想不到这里有山有水,真是好地方!”

陈妍说:“孩子们叫我们来感受不一样的生活,是新时代带来的福气!”

俩人躺到床上,说不完的贴心话,不知不觉便酣然睡去。

曹阿婆是食堂退休的,有烹饪技术,烧一手好菜。见房内有电磁炉,电饭锅,炊具,便约了陈妍一起到菜场去买肉鱼,蔬菜,调味品,便施展身手。

陈妍是重庆人,觉得曹阿婆烧菜放糖多,偏甜,担心糖尿病,并不欣赏。又不好扫她兴,只好凑合着。

一星期过去,陈妍说:“不能光让你忙碌,我比你年纪轻,我来烧!”

陈妍做的菜,辣油飘浮,一片火红。

曹阿婆怕辣,辣得眼泪唰唰流。躲得远远的,不肯动筷子。

陈妍却吃得津津有味。说:“难得有好菜肴,干么不使劲吃?”

曹阿婆觉得亲家有意作对,不好明说,只是说:“好吃你多吃,我嫌辣,享受不了。”

陈妍说:“没辣油显不出味道,要的就是这辣劲。为了你,我还少放许多呢!”

曹阿婆心里说,幸亏少放,再放上那躲避?耷拉着眼皮,不再说笑。

陈妍见阿婆脸色铁青,也不高兴。觉得阿婆不饶人,难讲话。心存芥蒂,夜里睡不着,翻来覆去,觉得气愤。

曹阿婆如雷的鼾声越来越响,震得她翻来覆去难入睡。越睡不着,越觉得河水涛声大。听到鸡鸣,晓得天快亮了,像阿婆在骂她,嘲笑她,有意气她,更焦虑不安。生气地拉开灯,照得房间雪亮。

曹阿婆被照醒,气愤地嘟噜:“深更半夜搞什么乱,乘心不让人睡!”

她反唇相讥:“你还会倒打一耙。呼噜那么响,神人能睡安稳?”

别冤枉人,我从不打呼噜。”

打呼噜还耍赖。没闲功夫冤枉你,吃饱撑的呀?”

话不投机半句多。两人再不说话,都在赌气,斗气。

不一会,陈妍床头开始像咳嗽,咯咯一阵后,像鸡喔喔叫,时断时续。又像婴儿哭。

曹阿婆睡不着了,愤愤嘟噜:“自己打鼾,反要说我。这么怪腔怪调的,谁受得了?”想着,便有意“哎嗨,哎嗨”大声干咳。

陈妍一下惊醒,没好气地说:“发神经呀?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

谁不让你睡觉了?你那阴阳怪气的,乘心不让人睡!”

别无事找事,我不像你打呼噜。”

“简直无法睡。在这活受罪,明天我就买票回去!”

听说亲家要回去。陈妍吃不住了。难得在一起,刚住就分道扬镳,在孩子面前将无法交代,闹僵了今后无法处。便劝她说:“这样吧,若觉得在一起不好,干脆另找地方,可以大家都自由!”

曹阿婆说:好,明天我就去找老板,坚决分,太遭罪了!”

第二天一早,曹阿婆便向老板娘提出:“我想分开住,给换个房间吧!”

老板娘说:“房间有,等会我给你再开一间。”

曹阿婆很高兴,终于可以自由自在,不受干扰了。

外出回来,曹阿婆再找老板娘。问:“房间有了吗?”

老板娘说:“有,你住808吧!”

曹阿婆说:“好。”心想,只要不在一起,住那也行。

下午,老板娘在大厅同客人玩牌。

曹阿婆说:“钥匙给我,我好搬家。”

什么钥匙?”老板娘头也不抬。

忘了你答应我808房间?”

那房间已住人了,你到806吧!”

给我钥匙,我好搬进去。”

老板娘兴致正浓,推脱说:你休息一下,等会给你。”

曹阿婆只好等。她睡不着,仍不放心,又找老板娘。

老板娘说:“对不起了,806老板已定出,钱都付了。老板出去了,没告诉我。再等一天吧!”

曹阿婆满心窜火,说:“你说话不算数,太无诚心了!”

老板娘说:“我男人办的,确实不知道。现在没空房,急也没用,只好再等一天了!”

曹阿婆气得几乎要哭出来。愣在那里不知所措。

“啪”一声,陈妍握起两张牌摔到地上,厉声问老板娘:“你给不给房间?”

曹阿婆没想到陈妍会来,有了帮手,更理直气壮,说:“做生意无诚信,以后怎么让人相信?”

不少看热闹的凑过来,这些老板娘的熟客,有的撸起袖子,有的扬起拳头,想帮老板娘出气。

牌打不下去了,打牌人悄悄离开。

气氛紧张,火药桶眼见一触即发。

老板娘见状,忙说:“是我不对,我说话不算数,对不起两们大姐。明天你们在大厅等,有退房的,第一个让给你。”

曹阿婆说:“再不能说话不算数了!”

老板娘说:我保证说到做到。”

陈妍说:"再信你一次,若再违约我们坚决搬出,不在这住了!"

老板娘说:"肯定不会了!"

晚上,亲家俩谁也不说话。躺在床上想心事。

忽有敲门声。竟是老板娘。

老板娘说:“我晚饭没吃好,连忙联系了客户,将908的房子暂让给你们,这是钥匙,你们去看看吧!”

曹阿婆非常高兴,拿了钥匙便搬到楼上。当夜挂电话给儿子,数落亲家的不是:“你丈母娘过去看看好人儿,想不到真不是东西,晚上有意不让我睡觉。”

儿子说:“她是我岳母,对我挺好的。人都有个脾气,别老盯别人缺点,要看长处。要宽容,要磨合,常了就适应了。”

陈妍也打电话给女儿,告她婆婆的状。女儿说:“过去有距离,距离产生感情较牢固。因为看到大体和总的,觉得不错,印象深。但生活一起,由于习惯不同,爱好差异,就感到不满足,不理想了。我不讨厌男人打呼噜,听着像催眠曲,不知不觉便睡着。他不在家,听不到还想呢!不打呼噜,说明他有压力,有心事。他睡不好,我也睡不稳。都不是外人,要相互理解。婆婆对我无微不至,看女儿面上你也应该好好待她。”

第二天,阳光刚照到山峰,曹阿婆便叫开陈妍的门。进门便说:“妹子,房间倒没人打呼噜,我却睡不好。我寻思着,咱老远到这里,为的好好相处,说说话儿。竟为一点点小事分开,心里真不对劲。我还是搬回来吧!”

陈妍答应爽快,说:“你走了我一夜没睡好。打呼噜都不是有意的,我谅解。搬回来好。这里天南海北人都有,大家都不认识,都互相帮助,见了无话不说,像一家人。咱是儿女亲家,为这点小事计较,岂不让让人笑掉大牙。”

是啊,咱要给儿女做榜样,不能再任性了!我脾气不好,对不起了!”

“我也毛病多,让你见笑了!”

再以后,俩人凡事商量着。夜里尽量让对方先睡,不知不觉便睡着。再也不多心,不计较,亲密得一个人。

20171119  巴马坡月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