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鹰鸣博客

热爱生活 品味真情 笑对今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山东农民,南方退休。学历不高,经历不少。喜文交友,乐观好动。坦诚热情,幽默风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长毛政委(散文)  

2017-02-01 21:22:09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长毛政委(散文)

 

长毛政委是我送妻子的昵称雅号。玩笑里蕴藏着敬畏和深爱。

我没出世,父亲便参军打鬼子,五岁死了娘,被曾祖父母宠爱着。十岁时,祖父母东北回来,看不惯我娇生惯养的习性,加重调教。早晨不准焐被窝,六点起床,夜九点睡觉,吃饭要大人先坐,靠一边吃菜,不可有声响,走路要分前后主次,大人说话要立着听……不执行便用柳条抽。胆战心惊地告别了童年。

十三岁我考上中学,离家好庆幸。

上了两年,父亲部队在南方驻防,写信叫我转学到南方,我求之不得。家乡人都羡慕我有出息,我也沾沾自喜。

没想到继母容不下我。

初中毕业,赌气下乡,在共同劳动中认识了她。

她家在市中心,也是下乡知青。是有三个哥哥三个姐姐的七仙女。空落的心遇到温暖,很快燃起爱的火花,结为夫妻。

在乡下生活了五年,正遇自然灾害,成人每月二十五斤粮。要省出补贴孩子。我是公社文化馆长,为国庆十周年,病倒了。

继母怕我给她带影响,趁机动员我俩回山东老家。

我指望妻子顶住别松口。

继母坚持: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丈夫到那都要跟着。”

妻子没有反驳,一口答应。

我抱怨她太软弱:“俩人干一人,每月寄十元,每年资助你回家一次……是哄咱离远点,不能信。”

妻子说:“我们也有一双手,别人能过,我们也能过。”

我说:“你举目无亲,话不懂,活不会做……”

妻子打断说:“只要有爱,肯做,到那都有幸福生活。”

妻子不知未来路的艰险,认死理。我提醒她:“那里常年不洗澡,吃大葱。”

她仍执着:“我们不管别人,应有新的生活方式。”

妻子全家和街坊邻居都劝她别去。妻子不听。

大家只好嘱咐我好好待她。

我对天盟誓:“她永是我的长毛政委!”

那时交通不便利,带着孩子走了三天三夜。看到济南火车站,到处是满身污秽、光膀、散着汗臭的讨饭人,东倒西歪地躺地上,无法插脚。有的人拿起大葱便咬,刺鼻味散发着,妻子震撼了,皱起眉头。

到县城下车,还要步行六十多里。下过雨的路被冲得坑坑洼洼,要涉五条河。妻子只好赤脚挽起裤脚,石头硌脚疼得直咬牙。

听说来了南方媳妇,全村都来看。妻子穿裙子,都觉得稀奇。掀起裙子看是否光腚。弄得妻子面红耳赤,非常尴尬,捂脸掉泪。

我劝她:“乡下人少见多怪,你不穿就是了!”

……

下地归来 ,妻子高兴地说:“今天挖地,我手脚慢,将我夹中间,这边帮我挖几下,那边给我弄一段,跟大家一起真开心!”

我说:“新苗出土,不间不长,顺便除去杂草。会干的,只要挖一半,盖一半。”

妻子点头说:“是这样的。我不挖遍,总感到不踏实。”

我说:“按理应该这样。”

妻子很得意:“她们也夸我认真实在。我干的少,工分却一样!”

祖母嫌妻子拙笨,不会纳鞋底,像花瓶,光好看,不实惠,抱怨我对她太好。

端午节邻居送来粽子,祖母分给我一只,不给我妻子。

妻子在南方吃惯大米,来这里吃发了霉的地瓜干,吃一口要喝三五水冲下,瘦了,黑了,跟着下地干活,也觉心疼。便悄悄剥去苇叶,塞到妻子碗中。

祖母咬牙切齿地朝我翻白眼,狠不得将我心都抠出来……

中秋节,我还在干活,祖父母便让我们单独过。

妻子的衣服旧了,破了,像老农,魅力却在增添。孩子喜欢与她亲近,见不到会到处找。村里人都爱同她说话,连圈里猪见到她会乖乖地躺下咕咕叫,院里一站鸡羊都围绕她。

第一个春节,队里欠账,借两元钱买肉,让全家改善。

农村风俗,出嫁的闺女不可在娘家过年。我家成了接纳点。

除夕,她们拿着花生,瓜籽,糕,面,汇集到我家,帮我们剁,拌,蒸,炸,做……手把手地教妻子擀面,炸面鱼,蒸糕……

妻子喜欢热闹,有人作伴,还学到本事,非常高兴。冷静的屋子荡起春意,充满欢乐。

六四年,天气特冷。积雪到处堆成山,房檐上挂着冰凌。我将窗户纸里外都用报纸糊了,家里水瓮仍结着厚冰。

搞二次土改,让贫下中农忆苦思甜,清理阶级队伍。虽说不再顶风冒雪,战天斗地,但我家富农,提心吊胆怕批斗。

屋子只有妻子拉风箱的呼哒声,咳嗽声。灶膛的浓烟溢出,弥漫在房间。

我伏在泥砌的台子上,读着父母的来信,暗暗流泪。

劳动日才两角钱,起早带晚辛苦一年,还欠生产队。想给孩子买双袜子都困难。求父母拉一把。他们说不了解我在农村表现,不好表态。要我老实接受再教育,不能搞特殊化 ,虚心向贫下中农学习。

孩子的手脚冻烂了,让他们焐被窝别动。四五岁的孩子那里肯听?眨眼便跳出来,唱起:“阶级敌人妄想要变天,咱们贫下中农一定要擦亮眼……”在往我难言的伤口上撒盐。

妻子不怕骂富农婆,最担心儿女前途。天冷,心更冷。

“巴达!”门摇响。

“过年了,咋还这么暗?”随着么喝,冬妮和响嫚提着篮子闯了进来。

队长女儿冬妮丈夫在外当医生,春节不回来。响嫚丈夫是海员远航了,只好来我家过年。

妻子非常高兴。

我忙点燃桅灯,悬挂高处,好照得更亮。并惊讶地问:“你们还敢来呀?”

冬妮说:“怕什么?都是街坊邻居的,谁不知道谁?”

响嫚说:“运动别当真,种地是本分,年还得过。我把队里分的瘪花生炒好,带来了。来,两个小家伙,别偎着了,起来吃!”

孩子惊喜地跳出抢着吃。屋子里立即有了生气。

在那被歧视,划清界限的岁月,我孤独,痛苦,迷茫,绝望。妻子的人缘,使不少人手下留情,通风报信,释放善意。像透明的窗,顿觉亮堂,温暖。看到希望,鼓起生活的风帆。

布票紧张,衣服破了没什么补。妻子建议:“自留地里种点棉花,让孩子冬天身上暖和。”

我说:“听政委的。”

秋天收获几麻袋棉花,轧出籽,清除杂质,变得雪白。

妻子找来纺车,要学纺纱。

队里人见了,劝她:“这么好的棉花,找人纺吧,糟贱可惜了。”

妻子坚决要自己学,说:“都不是生下来就会,不信学不会。”

点着油灯,妻子通宵右手摇纺车,左手轻轻拉线。开始粗细不一,有疙瘩。慢慢便均匀起来。

天一亮,妻子拿着纺穗,挨门去求教。

渐渐地,妻子纺出的线,获得众人称赞。

亲戚,乡邻都帮她线刷浆。妻子借来织布机,想学织布。解放十几年,农村早没人摆弄,妻子找老人教。

……

妻子织的布平整,光滑,均匀,布质牢固,手感很好。为家增添温暖。

妻子在大家的教导下,发的饽饽,花卷,烙的饼,有浓浓的碱香甜味,非常好吃。妻子烧的南方苋菜,蚕豆,拌的白萝卜丝,做的面酱,用香椿梗腌的咸蛋,送饭,都争着与我交换吃。

妻子用地瓜干换几瓶酒,老队长总喜欢到我家抿上几口。

妻子的认真,实干,好强,引起街坊邻居的好评。大家都夸我娶了个好媳妇。

妻子的饭食引众人羡慕。我家老人去世,苫屋,需要帮忙,都争着来。

儿子鞋掉底了,妻子队长,会计,保管全找了,没借到钱。还摔了个跟头,腿都瘸了……根本想不到买缝纫机。

妻子很少求裁缝,虽没差钱。仍因一条短裤产生不快。

气是由二秀引起。二秀开裁缝店,向来认钱不认人。

二秀做的裤衩,长短合适,做工也精细。就是裤裆肥,蹲下不遮羞。裤腰遮半个肚子,显得不利落。求二秀改一下。

二秀坚持说:“我都这样做,没人说不好,不用改。”

妻子仍婉言相求:“南方都不这样,就按我划线改一下吧!”

二秀两眼骨碌碌地瞪着,边冷笑,边摇头,鄙视地说:“你会弄为何不弄,找我做什?”说着将裤衩往地上一扔,“我干裁缝,轮不到你指手画脚!正忙着呢,拿走!”

妻子只好离开,二秀还朝她嘟嚷:“自己什么不是,逞什么能?想在我做的活里挑刺,找错门了!”

二秀的话刺痛妻子,赌气喂肥猪专买缝纫机。

下地捋野菜,走路薅把草,刷锅水全积着,勒紧肚皮,忙碌一年多,终于养成二百多斤肥猪,卖了一百多元。

东北叔叔闻讯,求单位、邻居帮忙,好容易凑齐二十五张工业券,买到一台没有斗的青岛公私合营蝴蝶牌缝纫机。

六六年夏天,我买缝纫机的消息轰动全村。

“南方媳妇买缝纫机了!”

“真的?花百元买台缝纫机,是不是不想过了?”

“干一天才赚两毛钱,这要顶多少劳动日呀?”

……

妻子的举动,引起街谈巷议。

机器托运到家,妻子一夜没睡着。

全村都看,二秀不看,瘪嘴嘲笑:“看花容易乡花难。我拜师学了六年,还有的不会,你哭的日子在后头呢!”

妻子只当没听见,写信给南方服装厂的大姐,侄子。买来裁剪书,剪刀,卷尺,还寄了一大包边角料。边角料只巴掌大,却是新布,整齐统一。妻子很高兴,正好学技术。瞅空便踏,拼成大布。又按裁剪书上要求,做成内衣,门帘,床单,背包……拼成五颜六色,令许多人羡慕。

妻子缝纫技术很快提高,妻子做的衣服,贴身,正宗,上规格,时尚,新颖,许多人都求她做衣服。有人给她钱,妻子说:“花钱买材料让我学技术,我已占便宜,那能再收钱?”

村里不少人都来求妻子,应酬不过来,便教她们裁剪,学习缝制。

二秀的生意清淡了,干眼气。

缝纫机架起一座桥梁,我家成了传授基地,学习乐园。过去划清界限,眼气眼红的贫下中农也纷纷求到门上。继母说我搞资本主义,让妹妹来观看。

缝纫机利用率很高。让许多闺女媳妇学会操作。有的买了缝纫机做陪嫁。

缝纫机给妻子带来乐趣,友谊,陪伴妻子几十年,从北方带到了南方。生活条件好了,妻子不爱再动。放那里不用占地方,前几年搬家送了邻居。

我回乡时,除了曾祖母,祖父母,还有大祖父母,二祖父母。大祖父没儿,二祖父儿子不在家。分粮草,挑水是我的事,日常生活,缝补,洗,由妻子照顾。年节妻子先考虑老人。大多老人都是妻子送终尽孝。

妻子在山东老家生活了十八年,从一个南方城市学生变成地道的山村农妇,将自己美好青春和爱贡献给异乡的山山水水,编织在我和孩子的生活中,蕴藏进希望里。

妻子经历许多磨难,担心父母牵挂,从没叫一声苦。

父亲和叔叔夸她是大功臣。祖父愿跟她到南方生活,妻子照顾得无微不至,生病时感动得叫娘。

我是队里好劳力,靠不惜力,赢得好评。妻子以自己的品德获得赞扬。妻子是我的骄傲,是我的门面,为我增色不少。

落实政策返城有新的生活,妻子仍不忘过去的日子,怀念山东乡亲。

退休后,妻子拉我一起锻炼,教我跳舞,打腰鼓,学电脑,培养共同爱好,鼓励我开博客。是我的第一个读者和审稿人,帮我改掉许多弊病。网络给我带来快乐,处处都凝结着妻子的关爱。

妻子与我共同生活了六十年,这一路坎坷,酸甜苦辣,只有亲自经历才体会得出。妻子是贴心知己,无怨无悔与我相濡以沫。用血汗和眼泪浇灌的爱情之花,扎实,鲜艳,永久,很是知足。

现今都老了,眼力差了,手脚慢了,办事迟缓,丢三落四,需人提醒。余下的时光应加倍珍惜。

靠相互提醒,照顾,努力过好每一天。保持健康自立,是对孩子的支持。醒来,先看对方是否正常,帮掖好被子。吃东西都将最喜欢的食物留给对方。相互敬重,都想让对方开心,都想多干点,多付出。一时见不到便手机联系,不离不弃,形影不离。

妻子的故事时常浮现脑海,演绎爱的精彩。

妻子是我贴心伴侣,永远是我敬重的长毛政委!

20172蠡湖

长毛政委(散文) - 鹰鸣 - 鹰鸣博客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