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鹰鸣博客

热爱生活 品味真情 笑对今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山东农民,南方退休。学历不高,经历不少。喜文交友,乐观好动。坦诚热情,幽默风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金家父女(小说)  

2017-04-18 16:45:1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金家父女(小说)

 

打发走顾客,金砣汗流浃背,连声咳嗽。咳得面红耳赤,咳了一会,掏出烟,打上火,刚吸几口,又是一阵急促的猛咳。自叹:真不中用,退回十年就好了!

自开了这农资店,就像被人推着,想停也停不下。农资店同大家共呼吸,共命运,已无法分离。田间有风吹草动,立即知晓。

“爹,爹!”随着清脆地呼唤,亭亭玉立的女儿灿烂站在身后。

金砣眼里一亮,忙问:“放假了?”

“我毕业了!”

金砣眯起眼睛望着她,笑嘻嘻地说:“毕业好,你娘在家,你先回去吧!”

“我想同爹开店。”女儿说。

“傻孩子,开店不轻松呀,这可不是女孩子能干的。”爹以为在开玩笑,不以为然。

“爹年纪大了,我想帮爹干。”

见女儿认真。金砣才觉得女儿不是说笑。忙说:“开店又苦又累,时间随农活而定,起早贪晚,你可要想好。”

灿烂说:“我早就想好了。爹能,我肯定能。”

金砣不由得睁大眼睛望着女儿,灿烂继承了娘的许多优点,一米七五个头,一对酒窝。不仅人美,体质也不错。若真能成接班人,那可真猛虎添翼了。

金砣不再说什么,对灿烂说:“今天不会再忙。你先熟悉一下业务,将品种规格位置先有个印象,特别是农药,看一下说明书,慢慢摸索。有人来买东西,照收便是。我回去让娘给你准备饭。”

说完,跳上车便往回开。老远望见自家的小楼,不由得喉咙痒,咳嗽一声便哼:“马大保唱醉了酒……”

他五音不全,拿不准调。自己也觉得嚎得不好听,无法与老婆芍药和女儿灿烂比,便不再唱。

老婆芍药却是村中有名的美人儿,村里唱戏是主角。长得不像山里姑娘,水灵高挑全县也难找。小时候说媒的络绎不绝。

高庄村是有名的光棍村。过去有首民谣:“有女不嫁高坡村,挑水压断脊梁筋。”“有女不嫁高坡疃,挑水压断脊梁杆。”村子在山丘上,下河挑水要三里路,在丘上打井,有百米深,辘辘半天摇不上一桶水……

姑娘都不想留本村,男人娶不到媳妇,宁愿到外边打工。

金砣一米六个头,上牙突出,致使嘴唇高撬,鼻孔不畅,经常用衣袖去擦拭。体质差,没力气,打工没人要,只好留村。爹娘常望着他流泪,叹气说:“儿啊,要个头没个头,要模样没模样,真不该到这世上来!”

但金砣脑瓜灵活,村中拉喇叭,架广播,金砣一看便会,竟然被芍药看中。依芍药的长相和条件,即使到城市也可拣好人家,却偏偏看中金砣。芍药说:“人的品质不在于外表,而在实质。秤砣虽小,却压千斤。”不少人劝她,她铁了心不听。都惋惜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。

金砣也确有本事。种的苹果年年拔尖。不仅产量高,果品也一流。邻居二宝长得人高马大,整天擦得油头粉面。别人夸金砣,他不服。说金砣是碰运气。树谁不会弄,只要多施肥,勤伺弄。都一样人,一样地,谁不懂,有什么?暗地里,便与金砣较劲。暗暗观察金砣,金砣培土,他也培土,金砣浇水他也浇水,肥料也不比金砣少施。那知产量依然没金砣多。连试了几次,彻底蔫了。只好舔着脸皮去讨教。金砣说:“你那地与我地相距不远,土质却不同,风向也不同。我在上水头,你在下水头。上水头水容易流失,要形成盆状,接住流水。下水头,要防涝,多培土让水流走……”

原来还有这多学问,二宝傻眼了,心服口服。

同样一棵杏树,金砣赚上千元,二宝一半没赚到。杏子熟了,一场风雨,落下不少。金砣没拣起来卖,只送给左邻右舍打牙祭。专采树上的好杏,因是时鲜货,杏子红润透亮,光滑喜人,卖了高价。二宝舍不得扔,每颗杏都拣起来潮布擦净。因被风刮下,有的已破皮变形,颜色也不新鲜,只能卖低价。这些刚卖完,院子里又积了不少,只好拣起来再卖。一点没浪费,天天卖烂杏,天天最低价,一直卖到杏市结束。

……

芍药见老伴开车回家,一愣,说:“米还没下锅,咋回来了?”

金砣说:“灿烂替我看店,我帮你烧饭。”

“我说太阳咋从西边出来。应该让孩子回来,准备再考。”

“她不考了,要跟我开店。”

“这孩子,不想有出息!”

“开店有啥不好,为大家当后勤,把好丰收脉,也是好事呀!”

“你忘了你累得叫了?”

“俩人总比一个强。”

刚添上锅,灿烂回来了。

芍药许多天没见女儿了,见到非常高兴,不知要拿什么好吃的给她。

金砣却问:“你咋回来了?”

灿烂说:“天阴下来了,街上已无行人,我怕落雨,便带了不少说明书回家学。”

金砣朝外一看,天空阴云密布,雨密密麻麻下得正猛。二话没说,跳上车,开进雨幕中。

灿烂望着爹的背影问娘:“爹去哪?”

娘说:“你爹向来说一不二,再大的风雨也要守店。你爹常说,开店容易守店难,贵在坚持。要给别人提供方便,说几点回来就几点离开,不能让客户空跑。”

“街上空落落的,下雨都躲家里,那有人?”

“你爹当年种苹果生意不错,就是上了几次假药的当,为了让更多人不再上当受骗。才决心做起农资生意。有许多店不诚信,有假货,都是同行不好说。你爹担心来了扑空,因一时疏忽,丧失客源,成了他们的客户。”

灿烂想:爹爹一心为大家着想,得到那么多人的好评!这开店的门道真多!还有这些说道。

认识到差距,不觉脸红。

 

金砣到户上去指导打药,让灿烂独自在店里应酬。

忙了一天,回家灿烂高兴地对老爹汇报:“真是不干不知道,太忙了,一天销了两万多。幸亏俩老大爷帮忙。他俩非常熟悉咱产品的名称和堆放,一直在一边指导我。人真好,是咱什么亲戚?”

金砣吐着烟圈,笑着说:“不是亲戚胜似亲戚!他们却不一般呀!”狠狠吸上几口,便扔掉烟头。倒了一杯水,边喝边说:“当年,他们是我的对手。我刚开店那当口,街上店不多,没耍处。我这里夏天有风扇,冬天生炉子,便成了老年人聚集地。那时大家都不熟悉,我推销产品,他们在一边唠嗑。他们不是一般人,那光头是县劳模,那瘦高个是种地把式。他们名望大,说一句顶我说半天。这些人聚集在面前,首先要得到他们认可支持才行。我谈了半天生意,他们在一边,只说:‘瞎忽悠!全是哄人骗人的噱头。‘种一辈子地,从来没施什么药,照样丰产。’片言短语,生意便泡汤。有的被我说了半天,摸不开回绝,只是说:‘好,好,先放放,我寻思寻思再说。’一走了之。”

灿烂说:“生意没法做,赶他们走,免得再捣乱!”

金砣笑笑,卖起关子:“赶走容易,再请便难了!”

灿烂眨巴眼睛捉摸:“先给他们上课,让他们帮助宣传。”

“没那么容易。生意冷清一年多。有一天,刚下过雨,我将产品分给他们说:‘这是长叶的农药,这是长根茎的农药,我是除十字花科的除草剂……’不要他们钱。他们知道价格,不肯要。我说我也没用过,帮忙试试吧,我也好有个经验,他们只好收下。结果一周不到,他们都高兴地告诉我,‘啊呀老金,你的东西真灵!’‘叶子药尽长叶子,好茂盛!’‘除草剂把草全杀死了,不用锄了。’‘嘿,那长根茎的药用了后,根茎膨胀得显然不一样了!’再以后我说什么他们都信,一直帮我推荐药品,不用我开口,他们硬用事实证明……”

灿烂佩服地望着爹。心想走向社会并不容易。除了一心一意,还要有好的方法,耐心诱导。

那天,爷俩开着车去深山送货。这是一条新辟的线路,金砣从没做过生意。货车跟在后面,在山涧绕来绕去,好容易才开到村子。

货送到半坡,女主人让卸下,搬到新屋子里。

路不好走,车靠不到跟前,只好往里扛和抬。

忙碌了半天,才卸完车。要结账,女主人说:“我男人管钱。有事外出了。我给你打欠条,回来让他送来。”

“不用送,我们等。”金砣坚持说。

烈日如火。金砣,灿烂和司机只好坐树荫下,拿出干粮,边吃边等。

眼见晌午已过,金砣再问女主人:“掌柜的啥事回来?”

“电话联系过了,说要等天黑。要不,你们先回去,等掌柜来家把钱给你们送去。”

金砣说:“化肥已是最低价,我们是薄利多销,概不賖欠。你马上电话联系,我们再等一个小时,如不回来,只好拉走。”

女主人说:“好容易卸下了,那能拉走?宽容几天,不差钱!”

太阳西斜,见仍无动静,金砣决定:“装车!”

装好车,天渐黑了。沿着盘山路,慢慢往回开。

灿烂问:“爹爹,男主人可能真有事不在家,特殊情况为什么不能照顾,硬将化肥拉回呢?”

金砣说:“看这家装潢,不是没钱的主。借钱应打发我们走。三番两次拖延,是故意磨蹭,不想给钱。”

“那就以后给呗,也没啥大不了的。”灿烂坚持说。

“以后,为这几个钱,三趟两趟来,耽误不起功夫。再说,欠钱讨钱面孔不一样。讨钱是求他,可以找各种借口,克扣你,讲价钱,这样的生意宁可不做,免得今后麻烦。”

灿烂觉得爹爹说得在理,虽说好人多,但也应该提防坏人!

 

灿烂在店里适应很快,漂亮的姑娘做农资生意,引来更多客户。覆盖范围越来越广,意越做越红火。

在客户强烈要求下,金砣召集了全县的能工巧匠和种田大户在饭店办了三十八桌,共商大事。

大饭店里金壁辉煌,彩旗飘扬。灿烂穿上红色旗袍,像模特主持会议,非常引人注目。

餐厅里座无虚席,人头济济。问施肥,问打药,应酬不暇。

金砣做了主题发言。他说:“咱这里土地肥沃,是生姜的主产地。我向大家保证,只要按我说的办,用少量投资,可保证亩产万斤以上。”

会场雷动,掌声不断。

金砣将下种时间,具体步骤,用什么药,药量多少,如何调制,以及以后的管理,措施,方法,一一做了介绍。他说:“化肥,除虫剂,生长素,所有费用加到一起,才一千元。亩产生姜保证超万斤以上。我可以与你们立据为凭!”

刚说完,许多种田大户便跑上台,争签合同,会场一片活跃。

那天结束,金砣拿着厚厚的一叠合同单据,兴奋地对女儿说:“今年比去年又翻番,又是销售状元,放开手干吧!农业在发展,咱是好后勤!”

灿烂担心地问:“爹爹,你这方法,不担心被别人学去?”

金砣说:“学了才好呢,就怕他们没底气,学不像!”

灿烂担心地问:“这么多业务,我们如何应付得了?”

金砣说:“我早就想到了,那些大户,若让我们送货,我们这小身骨,光搬也累趴了。现在由供货方直接送货,省得转手麻烦,我们只在家数钱……”

“如果有人自作聪明,不按你的办法做,咱如何保证?”

“我也想到了,那些初次接触的,照我的办法,肯定一帆风顺。至于那些半瓶醋,另搞一套。肯定走弯路,我也给他们备好解药了!”

“走一步看三步,爹真了不起!”

灿烂想,爹真行,既服务了大家,又有利于发家致富。一定好好向老爹学习,将生意做活,做好。

 2017418  蠡湖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