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鹰鸣博客

热爱生活 品味真情 笑对今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山东农民,南方退休。学历不高,经历不少。喜文交友,乐观好动。坦诚热情,幽默风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变 异(小小说)  

2017-06-11 15:31:29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变 异(小小说)

 

儿子归来,像磁石吸引着将军。将军戎马一生,很少接触社会,不过问生活,也无儿女情长。见到儿子如像遇见熟人,问个没完没了。

抗美援朝回来,部队在江南驻防,参加地方建设。移防北方时有许多指战员和亲属留下。自己儿子也在其中。将军的部下耿浩,还当上副市长。

    改革开放以后,到处在变。许多事闻所未闻,冲击着人的思维。

儿子对爸证实:“爸,这次又打听了,耿浩叔确是一级伤残。还问过叔叔,叔叔说‘这还能假,已享受待遇了!’”

将军跟党闹革命,从东北打到海南。赶走日本鬼,打败老蒋,参加抗美援朝,至到离休,从没听说残疾政策变动。上次儿子提起,认为说着玩,提醒他:“别造谣生事,也别偏听偏信,那怎么可能?部队有严格规定,需经过医务部门鉴定,岂能乱来?一级残疾要完全丧失独立生活能力,靠人服侍等许多硬杠杠。那能单凭口头胡说?”

儿子却坚信不疑,笑老爸脑瓜太僵。反驳说:“政策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老爸不了解现今社会。思想保守,本本主义,死脑筋……”

儿子不留情面的顶撞,还是第一次。他觉得儿子有点偏激,不健康,朝儿子瞪眼,想骂,又觉难得见面,强抑制。坚信党的光荣正确。  

儿子知道,老爸多次负伤,还有弹片没取出。右胳膊与肩连接处至今还有深深大洞,望到骨头。多年靠左手写字,拿枪,指挥。定为三等甲级残疾。耿浩一个小指头竟然是一级残疾,显然违背常理。抱怨说:“但只要有了权,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做不到的。官再清正,拍马屁的也会投其所好,奉送上门。”

将军觉得儿子有点小题大作。不过,他常看焦点访谈,对社会现象也有所察觉。不再咬死理。但他坚信在革命队伍中成长的耿浩办事认真,雷厉风行,有觉悟,不会胡来。

耿浩是老将军看着长大的。那年鬼子扫荡,将耿家庄点上火。熊熊大火映红了天空,烧了一夜。村庄取水不方便,等他们把火扑灭。村子已成灰烬,墙坍塌得不成样子。战士们含着仇恨和眼泪从焦土中扒出烧焦的尸体掩埋。

微弱的喘息声,惊动在场所有的人。大家连忙寻找,扒开废墟,在砖墙下救出一衣服褴褛,血肉模糊的少年。已昏迷,连忙将他抱出包扎上药。少年失血过多,面色苍白,邻村的老乡争着为他输血。

治好伤,疮疖不断,整天出血流脓。老乡们到处找偏方帮他医治。他就是耿浩。

时已霜降,队伍什么都缺,大刀长矛,赤着脚,穿单衣。捆草绳。部队让耿浩留在老乡家,耿浩很坚决:“我要杀鬼子,为爹娘,为乡亲们报仇!”宁愿饿肚子,也要跟队伍东奔本跑,不肯离开。

当时将军是连长,非常喜欢这个愣头小战士,收耿浩做警卫员,通讯员,教他识字。

耿浩顽皮,跑起来屁颠屁颠的,很受大家喜欢。

有次傍晚,突然被鬼子包围。敌人来势凶凶,战士人少,缺少武器弹药,不能硬拼,只好混在群众中。

鬼子将大家集中在场地训话:“交出八路可饶大家不死。”

将军知道定是汉奸告密,鬼子有目的而来。

鬼子哇啦哇啦叫,翻译大声呼喊,几只狼狗在龇牙咧嘴助威。

场地上一片宁静。

鬼子拉出一老人,让他出来指认谁是八路。

老人被推到场中央,吓得颤抖,瘫倒在地。

没等鬼子抽出腰刀,一声吆喝:“我知道。”耿浩由人堆里走出。

大家惊讶地望着他,为他担心。

鬼子立即持枪将他围住。见是个孩子,有点不相信。

耿浩面不改色,从容地说:“八路不在这里,我带你们去!”

鬼子将信将疑,说:“你的说谎,死啦死啦的。”

耿浩大义凛然:“骗你作甚?来,跟我去捉八路……”

鬼子刚要跟他走,突然手榴弹在鬼子中间爆炸,立即有鬼子倒下。传来鬼哭狼嚎的尖叫——兄弟部队来增援了。

慌乱之机,将军亮出身份,一边掩护群众,一边投入战斗。

打死十几名鬼子,取得意外的胜利。

济南战役,总攻打响时。突然遭遇隐蔽的暗堡开枪猛射。一批批战士应声倒下。战斗遇到阻力,情况突然。

耿浩两眼赤红,抱起炸药包,边匍匐边跳跃,利用沟壑,机警地冲了上去,炸毁雕堡,为胜利开辟了道路,荣立战功。

但他也中了枪弹,腿断了,无法站立。

护士小余成了他的医生,照顾着他的生活。

儿子曾告诉老爸,“耿叔与余阿姨离了,与秘书结合一起。”

将军很是吃惊。当年是耿浩追求余阿姨。余阿姨勤快能干,任劳任怨,不笑不说话。让他重新站起,却落到如此结果。感情的事说不清,将军唯有叹息。

这次儿子又来报信:“耿叔叔与秘书又离了,重与厂里的领导结合!”

将军皱起眉头,觉得耿浩把婚姻当儿戏,有点反常。

本来将军把耿浩当做子女一样关怀。自他当了副市长后,整天忙于应酬和工作,联系少了。本世纪初,耿浩曾托将军帮忙安排亲戚。将军说:“安排是组织和人事部门的事,我无权插手。”当场回绝。耿浩也说什么,再无音信。

将军到连队,有人告诉他,耿浩打他旗号,将亲戚安排在这里。

将军很恼火,下令将那人退回原地。他知道,耿浩一定不高兴。还会通过其他渠道去安置。

耿浩的变化令他吃惊。不了解情况,也不好说什么。只感到距离越来越远。

渐渐,耿浩在心中渐渐淡化。

将军天天看电视,知道社会上的不正之风,严重影响党的形象。群众有怨气。他一介武夫,使不上劲,很是焦虑。

近几年,中央重视抓党风,为实现中国梦,苍蝇老虎一起打,很得民心,将军也觉振奋,像看到希望。

天刚亮,近百岁的将军便到院中练拳,一套路没打完,儿子突然来电:“爸,中央巡视组来了,耿浩叔虽离休,仍然被审查。说他利用职务之便,贪污受贿,家里搜出两汽车钱……”

将军握着手机,默默愣在那里,心潮难平。耿浩的形象像演电影一幕幕在脑海闪过,可真是根正苗红苦大仇深,从文盲锻炼成一名干部。联想到几年的变化,不由得痛心疾首:“过去条件那样艰苦,真可谓要啥没啥,都能克服困难,不怕流血牺牲,是顶呱呱的英雄。没想到胜利了,有条件了,有了权,在和平环境中,他却忘了初衷,忘了人民……”

2017611 蠡湖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