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鹰鸣博客

热爱生活 品味真情 笑对今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山东农民,南方退休。学历不高,经历不少。喜文交友,乐观好动。坦诚热情,幽默风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结拜弟兄(小小说)  

2017-06-28 05:27:35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结拜弟兄(小小说)

 

高铁中午经过酸枣沟。

天气晴好,雾气飘渺。像缕缕丝带缠绕大山,如丝丝云团在空中升腾,扩散。

我的心跳在加速。

老伴脸贴车窗,嘴巴呵气,用纸将玻璃擦得透明。我俩都紧盯外面,生怕错过。

穿过隧道,便是高架桥。列车像腾云驾雾在高空飞驶。

峡谷笼罩在雾里,一片白茫茫,深不可测。

我扯扯老伴衣襟,惊叹说:“这是酸枣沟!六三弟老家就在高架下面,这山正是咱当年攀过的。”

老伴说:“第一次爬那么高的山,现在好像变矮了。没想到爬半天的路,列车眨眼便过去了。”

列车在飞奔,盼望数日的景色一闪而过。心却停顿不下来,历历往事涌上心头。

当年我带老婆回乡的消息不胫而走。我家在集上,很快被酸枣沟的六三弟弟知道,他爷爷便来邀请我们到他家认门。

两家交往十来年了。

当年自然灾害,没什么吃,树叶都采光。六三爷爷领六三讨饭。那时都穷,菜团,霉瓜干也难讨到。

讨了一天,没讨到一口,六三饿得奄奄一息。恰被我爷爷看到了,说:“这孩子病得不轻,赶紧送医院吧!”

六三爷爷泣不成声:“孩子是饿的,我就这么一个孙子,可怜可怜,给点什么吃吧!”

孩子瘦得皮包骨,被爷爷抱回家。锅里空空的。厨里也没可塞牙缝的。狠狠心,端出一碗大米饭。

六三见到米饭,眼里立即闪出贪婪的光,二话没说,用手一个劲地往嘴巴塞,噎得直咳嗽,一口气吃个精光。身上也恢复了活力。

六三爷爷见孙子有了精神,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:“我六十三岁才有这根独苗,感谢你们救命大恩大德。”

我奶奶说:“我也只一个孙子,在县城上学,前天蒸米为他过生日,没回来,仍留着。好几天了。孩子饿吃了正好!”

大米是爷爷闯关东朋友捎的。老人不舍得吃,留给我这长孙。

六三爷爷不好意思,忙拉孙子一起跪下。说:“米饭娇贵,自己不舍得吃,救了俺孙子命,真是有缘。如不嫌弃,就认俺孩子做孙子吧!”

爷爷说:“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?赶快请起!”

六三爷爷说:“救命大恩,怎能忘记?若不答应,就不起来。”

爷爷忙搀他起来。

两爷爷为孩子做主:结拜弟兄。

六三爷爷像攀上高枝,非常高兴。认了亲,赶集进来喝口水,寄存东西就方便了。

山里人实在,来时总带松莪,地皮,黄花,酸枣,栖梨,枸杞,野菊花之类送我们。赶集将卖不了的筐篓,寄放起来,也尽我们使用。

两家人不断地走动,关系越来越密切。

听说我回来,六三弟弟立马送来柴草。帮收拾屋子,将菜园扎上酸枣围拦。弟弟棒实,小我八岁,干活顶我俩。

忙到黑天,他要回去。

我和妻子都留他。我说:“凑付住宿,明天再走。”

他倔强,说:“换场睡不着,这点路,抬脚便到家了。”

知他结婚了,年青人难舍离,便不再挽留。

临走,他说:“既然老辈认我们是好兄弟,哥嫂就应该到酸枣沟看看。俺爹娘爷爷奶奶都盼你们来!”

我说:“弟弟家,以后肯定会去。”

他说:“光说,听出老茧了。那天来呀?”

“好,好,我们一定考虑!”

六三走后,我征求妻子意见:“我不在家,弟弟一直帮干活,年年送柴草。要不,我们去趟?”

妻子说:“诚心诚意帮咱,邀请咱,为咱出不少力,应该去。”

第一次探亲,出远门。妻子翻箱倒柜,找出衣服,左看右比。

我也拿出压箱底的皮鞋,擦得精光锃亮。

谁知一上路便后悔了,这是什么路?弯弯曲曲,七高八低,全是石头,不小心便打滑。妻子揪着旁边的小树,藤蔓走着。有时拉断,脸上划出血。

妻子说:“那里是人走的?简直活受罪。”

我说:“那天夜里,弟弟怎么回家呀?”

妻子说:“是呀,知道这么难,说啥也不放他走。”

气喘吁吁,汗流浃背,好容易爬到山顶。又要下山。

下山并不轻松,石块乱滚,容易摔跤。边下边拉住树干,才没滑倒。惊得妻子直咧嘴,满头汗。

沟底有水,水流湍急,迈不过去。只好脱鞋淌过。

妻子赤脚不习惯,石头硌脚。我背她过涧。

又翻过一座山,直到中午,才到酸枣沟。村子只十几户。听说集上客人,像来大人物,都跑来看。

夸我像先生,夸我妻子像画上的美人。妻子烫过发,头发带弯,都觉稀奇。

六三爹娘爷爷奶奶都忙着招待我们,高兴得合不拢嘴。捧出大枣,栗子,挖瓢花生……全家团团转,手忙脚乱。

买布要票,破了没布补。六三常年不穿衣服。见我们去,高兴得咧嘴笑,穿短裤上山寻好吃的了。

六三家是乱石搭建的茅草屋,不高,窗户不大,很阴暗。六三媳妇在家赤着膊,任孩子叼奶头嬉戏,正专心剥玉米粒。见我们进来,并不慌张,披上衣服,敞着怀迎接。

孩子已能走,见到陌生人,藏娘身后,不敢睁眼望。

妻子从提兜里取两块桃酥,哄他。

孩子想要,却不敢接。

“伯母给你,拿吧!”弟媳妇说。

孩子伸手接着,咬一口,笑了。附娘耳朵上:“娘,好吃!”

娘说:“从来没吃过吧?还不快谢谢伯伯,伯母!”

孩子腼腆,捂脸笑。

六三媳妇说:“他叫累累,四岁了,还没出过门呢!”

我妻子说:“累累乖,等来我家。伯母专拿桃酥招待你。”

累累笑着点头,不再惧怕。变得十分热情,伸手来扯。

小手黑乎乎,妻子怕弄脏衣服,连连倒退。被石头绊了一下,摔倒在地。

六三媳妇骂孩子:“看把伯母吓的!”

妻子尴尬,忙说:“不怨孩子,怨我不小心。没啥,不碍事。”

我也狼狈:新擦的皮鞋,过沟时溅上泥沙,沾上尘土变成灰色,还划了几道痕。这可我攒一年钱买的,心疼。

栏里养猪,也是厕所。妻子进去,大猪头上顶着屎,围着咴咴叫,跳拦里仰脖子等吃。

妻子吓得屙不出。

猪又跳上来,围着妻子叫,用鼻子拱妻子。

妻子害怕,提上裤子,跑到栏外。

内急不能等,我叫她到庄稼地里去解决。

妻子一会便跑出来,惊慌失措,脸色都变了。

我问她:“还没解决?”

“刚屙出来,狗嗅味跑来抢。三只狗争着咬。吓死我了!”

屋里还有跟皮肤一样颜色的小虫,不停地爬妻子身上。胳膊,腿上全有。妻子浑身发痒,越爪越厉害,叫苦不迭。

六三媳妇说是鸡虱子,可能是老母鸡抱小鸡窝里引起的,慌忙搬走。

听说乡下还有人虱子,妻子打消住的念头,拗着要返回。

那天,六三獾没捉到,弄到一只野兔,炖了蘑菇。吃得很好。六三一直抱怨没来得及杀鸡。

吃好,六三同媳妇依依不舍地将我们送过山。

以后,酸枣沟再没有去。

六三一家却经常来赶集。

弟弟能干,眼里有活。知道粪该抬,屋好苫,草好垛。来了挽起袖子便干,真帮了大忙,比亲兄弟还亲。

累累慢慢长大了,叫起伯父伯母非常亲热。

改革开放以后,双方爷爷奶奶都离世了。我俩返城工作。六三弟弟一家送了又送,抱头痛哭。

以后,六三办了个山货采购供应站,生意越做越大。弟弟到城里买了楼房,汽车。开起公司,成了大款。

累累考入清华,成了博士,也在筹划新的创业。

酸枣沟有了盘山水泥路,办起了农家乐。

高铁在奔驰,我的心也汹涌澎湃。社会发展太快了,几年功夫,一切都变了。我深情地祝愿家乡像高铁越跑越快,祝愿六三弟弟紧跟时代步伐,创出更大好业绩!

2017628  蠡湖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