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鹰鸣博客

热爱生活 品味真情 笑对今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山东农民,南方退休。学历不高,经历不少。喜文交友,乐观好动。坦诚热情,幽默风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织(小小说)  

2018-01-31 19:36:1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针针,一线线,编织着未来,连结着梦想。爱不在表面,爱在内心,爱在实际。真心实意编织,情投意合呵护,不管分离多久,不论有何变化,始终不渝……

 

 织(小小说)

 

 

织,织……回家收拾好碗筷,便拾起棒针忙不停。

不开店,不专业,竟干个没完没了!

妈妈骂她:“得魔症了!揪耳朵嘱咐,竟油盐不进!”

伙伴约她一起登山,游泳。

她丢不开念想,依然我行我素。

小姊妹夺过线球,想帮她织完。

小姊妹刚走,便将织的拆掉。她拒绝帮忙,要全心全意无杂质!

她叫林芳,美貌曾令全镇全校注目。走那都会有人提包,沏茶,花钱献殷勤。

到县城参高考,中午在一小餐馆吃饭,被六七个同学簇拥着出门,碰上三个混混。

一戴蛤蟆镜的拦住她。冲她问:“你拔了我家大蒜。”

她莫名其妙,“说什么呀?谁拔你大蒜了?”

“看见了,还耍赖!”另一个穿喇叭裤的说。

“我们在考试。”“别冤枉好人!”“那也没去!”……同学异口同声为她分辩。

有个穿花衬衫高个,露着雕着一只猛虎的胸膛,厉声说:“我问你们了吗?跟起什么哄?找死呀?”说着,由腰间拔出亮光光的刀子扬着,“谁不服,刀子可不是吃素的。叫你白刀子进去,红刀子出来!”

五六个同学吓得不敢吭声,有的悄悄溜之大吉。

花衬衫的说:“事实胜于雄辩,我不为难你,偷没偷大蒜可以验证。方法很简单,只要嗅嘴上有没有蒜味,就全明白了。”说着,一手握刀,胳膊用力搂抱着林芳,嬉皮笑脸地将嘴凑近……

同学都呆了,干着急,却无奈。

“啪”地一声,刀飞到一边,花衬衫应声倒地。

原来被闻声到来的同学撂倒揿住。

花衬衫脸贴地愈加丑陋,眼珠乱转,动弹不得。

另两个想营救,也被那同学踢个仰八叉。见敌不过,逃之夭夭。

花衬衫忙讨饶:“我错了,再不敢了!求爷饶了我吧!”

那同学说:“行,你到派出所去求吧!”

这事对林芳振动很大,她觉得同学敢作敢为,便主动接近。

同学各方面都令林芳钦佩。他叫志强,是邻班班长。

林芳问他:“功夫在哪学的?”

“书上看的,急眼了,就什么都不怕了!”

“只为救我?”林芳瞪大眼睛。

“路见不平,谁也救。我想当兵,男子汉就应该保家卫国!”

志强真的当了兵。

参军那天,林芳去送他。

月亮溜圆,微风和煦,虫子吱吱叫不停。

二人依着草垛你看我,我看你,都张不开口。

顿了一会,志强没话找话:“草窠里像有动静。”

林芳接了句:“老鼠在偷听咱说话呢!”

又不知说什么,陷入沉默。

僵持一会,志强挠头,喃喃抱怨:“一肚子话,全忘了!”

林芳说:“想不出就别说,这样就好。咱可以写信哪!”

志强点头,“对,到部队我一定多写信。”

林芳笑着点头,“我也一定及时回信。”

俩人都拘谨腼腆,虽有距离,都心照不宣。

林芳见志强衣服有破洞,仔细打量他的身高。心里暗暗打起主意。

志强参军走了,林芳像掉魂一样,坐立不安。

回到家,林芳问娘:“娘,上次二大爷的外甥由外地回来,穿一件毛茸茸的衣服真好,不知哪买的?”

娘说:“那可不是买的,是手工编织的。”

“编织的?娘教我吧!”

“看也没看过,我哪会?”

林芳不死心,又去问东屋二奶奶:“二奶奶,你教我结绒线吧?”

二奶奶说:“庄稼人只会纳鞋底,绣花,从没摆弄那洋玩意。”

“洋玩意?”

“光活干不完,细活没人摆弄。”

“咱这一带就没人会织?”

“有。南疃的二曼婆婆,曾在城市做保姆摆弄过。现在年纪大了,多年不摆弄,早生疏了。”

林芳闻讯,非常高兴,便买了包点心,到南疃找二曼婆婆。

二曼婆婆八十多了,说:“多少年了,早忘光了。”摇着手不招揽。

林芳不甘心,仍一趟一趟跑。

二曼婆婆觉得不好意思,才找出一把毛衣针,用棉线结给她看。

林芳慢慢跟着学。

后来在新华店买到一本编结书,林芳如获至宝,有了二曼婆婆的基础,很快掌握了编结要领。

林芳结得差不多了,发现新花样,便拆了重结。白天静不下心,就晚上点灯结。

绒衣结了几件,志强却一直没回来。

开始信频繁,慢慢信越来越少。这两年信都没了。急得心焦火燎,不知出什么事了。她到志强家问过,他父母也觉得蹊跷。

父母想去部队问问,林芳说:“他工作忙,别去打扰吧!”

肯定有事,但想不出是什么事。部队行动保密,她不想让他分心。她日夜想他。想把精心编结的绒线衣郑重其事的送给他!

终于忍不住,乘上去部队的火车。

找到整齐的营房。团长,政委亲自接待她。

团长夸:“志强是好样的。在部队年年评先进!”

政委赞:“每次都出色完成任务,是棵好苗子!”

林芳着急地问:“他在哪?他为什么不给俺写信?我要见他!”

团长说:“别急,听我们把话说完。前几年连续降雨,使山体松动。在建设公路时,志强为掩护战友撤离被滚落的山石砸伤……”

“啊!?伤得重不重?他在哪里?”林芳更急了。

政委说:“当时伤很重,腿断了,腰也伤了。几天都没苏醒。”

“现在怎样了,好了没有?”林芳眼泪汪汪,心几乎跳出来。

“现在无事了,开刀上不锈钢板固定,待全部愈合,又将钢板取出,已恢复得差不多了……”

“出这么大的事,为什么不及时告诉我?好安慰他、照顾他呀?”

“他不让告诉,尤其是你。你叫林芳吧?他说你人漂亮,善良,勤劳,正直,应该过幸福日子。他配不上你了,盼你把他忘掉……”

林芳再也控制不住,捂着脸,泣不成声。骂了句:“我恨他!”扭头便往外跑。

团长政委怕她想不开,忙吩咐身边的战士跟着。

医院里,阳光耀得病房通亮,林芳和志强都泪流满面,紧紧拥抱在一起……

林芳用巴掌拍着志强抱怨:“你不知我多想你!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志强连声道歉。

团长政委远远望着笑,许多战士跟着拍掌起哄……

第二天,都尽情享受不同方式编织的爱。志强穿上林芳编织的绒线衣,显得愈加英俊精神,浑身火热;林芳捧着志强写的日记和没有寄出的信,字里行间流出的思念和爱意,感动泪眼模糊,不住地擦拭……

 

2018131  蠡湖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